“郝穴”“永安”两舰川江起义

摘要:郝穴、永安两舰都是抗战胜利后,从日军手中接收过来的旧式浅水炮舰。郝穴舰舰龄老,以蒸汽机为动力,船速慢,续航力差;永安舰虽也系旧舰,但以柴油机为动力,航速快、续航力...

  郝穴、永安两舰都是抗战胜利后,从日军手中接收过来的旧式浅水炮舰。郝穴舰舰龄老,以蒸汽机为动力,船速慢,续航力差;永安舰虽也系旧舰,但以柴油机为动力,航速快、续航力强。两舰排水量都在三、四百吨,都配有50毫米口径的主炮,几门25毫米口径双管机关炮。舰长少校衔,舰员编制七、八十名左右,隶属海军江防舰队。

  9时20分,在两舰官兵约定的时刻,永安舰“呜!”的一声长笛,郝穴舰立即拉响了第二声长笛回应。两舰同时开机起锚,永安舰率先掉头下驶,郝穴舰紧随其后。就在此时,搭乘在民政轮上待命启航的陆军见势不妙,开枪向两舰射击,两舰立即用机关炮还击,由于船速较快,双方迅速脱离接触。

  1949年仲秋,郝穴舰停泊在万县聚鱼沱。此时,舰上的杨医官从宜昌养伤回来,他向大家讲述了解放军进城后秋毫无犯和露宿街头的情景,听者无不啧啧称赞。不几天,副舰长王内修的妻子带着孩子,千里迢迢从胶东解放区奔到万县找上船来,她也给大伙讲了解放区搞土改、农民翻身做主人的情况。这些真实生动的讲述,坚定了全舰官兵起义的决心。同时,史元杰利用工作之便经常出入电报房,和电讯员张振华秘密收听新华社播发的消息,以及海军起义将领林遵对江防舰队官兵认清形势、伺机起义的喊话。他将这些内容在不同场合进行传播,争取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官兵。

  随后,为内外结合,城工部向郝穴、常德两舰发出劝降书和攻心信,史元杰也加紧做郝穴舰舰长李世鲁的工作。李为人较开明,曾暴露出对海军司令桂永清拉帮结派、陆军治理海军的不满情绪。史元杰利用他与李世鲁是福建同乡的关系,反复劝说他向“重庆号”舰长邓兆祥学习,逐步消除了李的疑虑,同意适时起义,并嘱史秘密做舰上其他上层人员的动员工作。

  晌午,两舰过境万县时,西山钟楼炮兵阵地上的数门大炮向两舰轰击,居高临下的南北两岸守军以步枪、机枪向两舰猛烈射击。两舰以舰首主炮和双管机关炮还击。过万县后,突然传来轰鸣声,发现一架飞机在空中盘旋,因害怕军舰上的高射炮,未敢低飞投弹。

  1949年冬,解放大西南的战斗进入最后阶段,已深受影响的海军郝穴、永安两艘军舰,在四川忠县江面举行了阵前起义。两舰冲破沿岸军炮火封锁,急航八百余里,胜利投奔湖北巴东、宜昌解放区,书写了惊心动魄的川江壮举。

  29日8时许,李世鲁登上永安舰,向聂锡禹舰长转达郝穴舰全体官兵要求起义的决心。同为福建人的聂舰长顾全大局,欣然同意永安舰随同起义,并相约以鸣笛为起义的信号。9时许,郝穴舰副舰长王内修、枪炮员梁子绮,带着部分水兵对舰上的陆军押运人员采取了行动。王副舰长站在舰舷甲板上说:“陆军兄弟们,我们兵舰马上要开航了,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工作和你们的性命安全,请你们到后舱去休息,等到达目的地再出来。”这群押运人员听后,一个个跑向舰尾,鱼贯钻入指定的后舱,然后被一把大锁牢牢锁上,由4名端着冲锋枪的水兵监视。这样不费一枪一弹,机智地将他们控制起来了。

  深夜,按照解放军优待俘虏的办法,郝穴舰对关押的陆军官兵进行了处置。王副舰长对他们说:“兵舰已经起义了,你们愿意跟我们走的,欢迎留下;不愿走的,放你们回家。”于是,有的上岸自走他路,有的跟他们走了。后来,在宜昌军民召开的欢迎大会上,有一个跟来的陆军军官周参谋还代表讲线日天刚亮,两舰起义官兵带着胜利者的微笑,从碚石镇解缆启程,奔向解放区。

  在解放军进军大西南的猛烈攻势中,江防舰队残余的民权、永平、英德、英山、常德等五舰节节败退,都停泊在长寿和重庆江面,唯有郝穴、永安两舰还驻泊忠县。郝穴舰看准这个时机,决定于1949年11月29日和永安舰共举义旗。这时,的军事指挥系统已经被打乱,驻忠县的海军划归陆军孙震部的四十一军指挥。28日,该军命郝穴、永安两舰装载四百余箱弹药,于29日晨开往丰都,援助陆军作战,后又改令开往重庆。他们怕海军不听使唤,就派一个排的兵力登舰押运。还威胁说:“弹药运不上去,就将军舰炸沉!”郝穴舰的官兵闻讯义愤填膺。当晚,史元杰找李世鲁舰长商量,说:“不进则退,再不反就来不及了。明天,我们就往下游开!”李舰长果断地回答:“好!”在召集部分早觉悟的军官权衡利弊、研究对策、誓师起义后,李舰长要求大家分头秘密串联准备,由他去做永安舰的工作,舰上的陆军押运人员交副舰长处理。

  船过下马滩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当时,川江没有航标灯,夜航有船毁人亡的危险,按常规是绝不允许的。如果找地方停泊待天亮,前方巫山县城有守军,后面恐还有追兵,也十分危险。两舰舰长迅速做出决定:夜航巫峡天堑,冲过巫山。这时,两舰上的老引水江必全和崔永全迅速用报话机取得联络,他们表示,为了两舰和舰上160多名舰员的安全,宁可豁出性命,也要强行夜航巫峡。凭着数十年在川江驾驶的丰富经验,他们借着微弱的一线天光,沉着指挥着两舰于晚10时许,通过禁区、脱离阻截,在下离巫山40多里的川鄂交界处碚石停泊。

  1949年6月,解放军襄南军分区部队攻打江陵窑湾,驻沙陆军要求海军配合作战。郝穴舰在起义条件尚不成熟,又不能过早暴露企图的情况下,虽然开了航,但未向陆军指定的目标开炮,让他们很恼火。7月上旬,正当郝穴舰秘密策划起义的时候,突然接到舰队司令部(设在驻宜昌的民权军舰上)命令,要郝穴、常德两舰开赴宜昌,派永安、永平两舰前来接防。这样,两舰不得不移驻宜昌,并在当月中旬解放军攻打宜昌时,被迫随同其他军舰陆续撤往四川。

  下午二、三时,两舰经过云阳后,越往下驶,两岸的炮火越密集,战斗越激烈。行至固陵沱,江面宽距不到200米,陆军利用有利地势,向两舰疯狂夹击,至巫山上游15里的下马滩一直不断。永安舰副舰长严志兴头部中弹,仍镇定指挥;炮手王阿五钢盔被枪弹打下三次,头部受重伤倒在甲板前,还连发5炮;王阿五和机枪手向洪茂、纪鸿富在激战中英勇牺牲。

  12月1日,两舰又回到了解放后的宜昌,停靠在熟悉的招商局第一码头(现十三码头)。驻军首长、宜昌市市长和各界代表400余人,到码头热烈欢迎他们投入人民的怀抱。《宜昌日报》记者于元盛登舰采访,先后发表《永安、郝穴两军舰在忠县起义昨日光荣来宜》和《永安、郝穴两舰长畅谈起义经过》的消息和专访。新华社记者也发表了消息,登在全国各大报上。

  11月30日8时30分,郝穴、永安两舰安全抵达已是解放区的湖北巴东。望着岸上早已齐集的欢迎人群,两舰舰长李世鲁、聂锡禹立即下舰,代表全体官兵向迎接的驻军首长陈述了弃暗投明的意愿和经过,受到热烈欢迎和亲切慰问。之后,将3名牺牲的水兵就地安葬,并为他们开了追悼会。

  在宜昌休整数日后,飘扬着鲜艳五星红旗的两舰,旋即奉命执行解放大西南的支前任务,豪迈地又西上川东。以后,两舰东下整编,隶属华东军区人民海军第一纵队,郝穴舰改名湘江舰,永安舰改名珠江舰,驻守吴淞口要塞,为捍卫祖国的海疆和建设人民海军作出贡献。有些同志成为骨干力量,如舰长李世鲁调南京海校任教,副舰长王内修、轮机长丁永才等,后调任“长江号”(由前文提到的驻泊宜昌的民权舰改名)军舰副舰长和机电长,1953年在武汉幸福地见到了毛主席。

  1948年底,解放战争正酣,郝穴舰和另一艘常德舰在荆江一带巡弋,并停泊沙市。这时,中共襄南地委城工部为配合解放大军作战,迎接荆沙地区的解放,将在武汉从事地下工作的李国桢调到沙市。部长郭伯诚明确指示李国桢及其他同志,要做好统战工作,争取敌舰起义。李国桢与在郝穴舰上任文书的内亲史元杰取得联系,在了解了史的思想状况和对时局的看法后,对他加以启发,还给了一些进步书籍。在秘密接触中,史元杰思想转变,决心向首义的“重庆号”巡洋舰官兵学习,弃暗投明。于是,他及时向城工部提供了大量江防舰队的军事情报,包括舰只数量、吨位、武器装备、编制、布防等情况。

襄阳舰

惠州舰

辅助舰船

驱逐舰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 公司邮箱: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官网公众号

官网公众号

客服热线

襄阳舰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